A+ A-

“砰!”

房门被大力推开。

安离琪吓得从沙发上站起来,紧张地盯着门口进来的一群人。

她在辨认哪个才是传说中的新郎。

可这些人都穿的光鲜亮丽,西装革履,怎么都认不出来。

她只看到他们的表情里先是惊讶,然后饶有深意地笑:

“新娘子长得真漂亮啊。”

“啧啧,跟咱哥还真有点郎才女貌的意思。”

“交际花怎么了,那才有味道啊。”

“跟大家打招呼啊,装什么纯情。”

一个男人冷凛的声音传出来,众人都闭嘴,并自觉往两旁让出一条路——身形高大的凌震宇迈着嚣张的步子直接走到她面前。

两人对视的时候,都有一瞬间的停顿,但那男人低吼:

“你听不到我的话?”

强大的气压让她有一瞬间的恍神,稍微定神之后,她注意到他胸前戴者一朵小百合,这说明他就是新郎!

“大,大家好,我叫安离琪,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。”

“哈哈哈,这小嫂子真够逗啊。”

“咱哥关照就行了,让咱们关照……”

“果然热情,实打实的交际花啊。”

一句句刺耳的话让安离琪的小脸红到了耳根,她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,之前打工都是这样说的……不过这些不是重点,她感觉这男人针刺一样的目光,他不会认出她是假的吧!

“哥,你得好好管教,当着你的面还这么放肆,啧啧。”

“本性难移,这个恐怕免不了,哈哈哈,还好咱哥也没当回事。”

“你们误会了,我——我不是那个意思!”

安离琪只要一着急就会有点结巴,可是这样一来,无疑让大家以为她在心虚。

“你最好守本分,不然的话,你全家都不够陪葬。”

凌震宇的声音好像是来自地狱。

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不是说着玩。

他最喜欢的是征服,这个女人越是交际花,那么他就越要好好治治她!

桑冰当然最了解凌震宇,看到他那双嗜血的眸子,嘴角冷笑着跟大家说:

“散了吧,别打扰凌总调教少奶奶……”

说出“少奶奶”这两个字,桑冰的心里一紧,她唇角紧闭着朝房门走去,走到门框的时候身形顿了顿,接着深呼吸伸手拉门把他们关在了房间里。

房间里很快只剩下他们两个人。

凌震宇坐在沙发上,双臂张开,慵懒地朝她开口,声音里写满了戏弄:

“过来。”

安离琪一时没反应过来,意识到是在叫自己的时候,慌乱着抬脚。

婚纱柔软又绵长,她的手一个没扯住,裙摆落在地上把她华丽丽地绊倒。

“这种低级把戏别在我面前露怯了,演技拙劣。”

凌震宇冷笑着警告,眼底的寒意明显。

“我没演。”

安离琪突然有些恼火,这男人是不是要故意作对,一句一怼。

烦躁地把恼人的婚纱拎起来,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,不顾自己狼狈,顺势坐在身边的沙发上。

“那么远干嘛,怕我?”

“不——不是。”

安离琪有点心虚,太近了被他认出来怎么办,潜意识里她知道这男人比较危险。

尤其是那个家伙双手搓在一起,潜意识里会让人以为谁也逃不脱他的掌心似的。

“过来,让我见识一下名媛的风采。”

男人的话听起来无害,但眼睛里一片寒光。

她本不想动,可被他逼视着坐如针毡,无奈之下只好慢慢贴着沙发,挪到了他身边的沙发上。

“来,看这个烟合不合口味。”

一支香烟像变魔术似的出现在他手里,安离琪眨着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他,最后深吸了一口气,身子没动,只是摇了摇头。

“怎么?不给面子?”

“我不会。”

安离琪说完就后悔了,难道那位大小姐会这些?

然后她马上改口:

“不,有——有点不想。”

该死的,她又结巴了。

凌震宇摇着头,低吼着:

“就这蹩脚的演技,能支撑多久?”

“我抽。”

安离琪接过香烟,拿起打火机,打了几次都没点着。

最后好不容易打火机点着了,可是不会抽烟,怎么能点着……一阵阵辛辣刺激着她的鼻腔,喉管,她开始剧烈地咳嗽。

凌震宇终于忍不住,伸出长臂一下子捏住她纤细的脖子:

“安佑琪是吧,忍耐是有限度的,披上羊皮你也还是一只忍心的狐狸,阅人无数的交际花竟然不会吸烟……”

“那么,我检验一下床上技能怎么样。”

说完他揪着她的脖子,把她拖到床前。

“刺啦……”

丝质的婚纱应声被坼裂,安离琪用力捂着胸口,叫不出声来,眼里的水意已经掩饰不住。

“放——放了我……”

“我的新娘,放了你是什么操作,你恐怕从心底都是巴不得吧,角色扮演虽然不到位,但这种征服游戏,还算是刺激,不过一切得由我说了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