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+ A-

凌震宇像一个施法者似的器宇轩昂地站在床前,眯眼睛盯着床上瑟瑟发抖的安离琪:

“到现在还给我装,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身体是不是跟你的表情一致。”

“放了我吧!”

凌震宇眉头紧皱,正在解扣子的手当即顿住:

“结婚证都领了,你让我放了你?当时你费尽心思哄老爷子的时候想不到今天?”

“今天爷就告诉你,即便是老爷子也妨碍不得闺房秘事!”

他放弃了那些扣子,长臂撑在她的身边,披着寒冰的表情冷凛之极。

“你——不爱我,为什么要——要这么做?”

该死的,她又结巴了,但还是没忘记拎起身边的薄毯裹住自己。

她的身子尽量往大床里面缩。

“爱?你也敢奢求那个字,你在玩弄其他男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个字?你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要求爱?”

“不,等一下!你放了我吧,我可以给你当——当仆人,只——只要不上床,你放了——我吧!”

看着他眼底的愤怒越来越深,安离琪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感,她真怕了,这个男人无形中给人的压力让人无法忍受。

好汉不吃眼前亏,硬抗肯定不行,所以她开始试着服软求他。

“我只能告诉你,你嫁的是个正常男人,除了没有爱之外,一切都远胜于其他男人!”

他享受着她的哀求,一步步把她逼上人生的绝路。

大床上的那抹殷红,跟这个特殊的洞房花烛夜衬托得格格不入。

他烦躁地转身离开,房门“砰”的一声附带着他的怒气。

安离琪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,明明吃亏的是她……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有人敲门的声音。

安离琪没回应,她躺在床上想放空自己,这样就可以记不起所有的事。

没有烦恼,没有爱情,没有刚刚在床上发生的凄惨一幕。

房门被推开,门口有保姆叫她:

“少奶奶,少爷让你把药吃了。”

安离琪眼球慢慢转动,看着保姆手里的那个药瓶,绝望地笑:

“这点我们倒是想到一起去了。”

既然没有爱情,那么就别让彼此留下牵挂,她忘了这本质其实就是一场交易,只是她付出的代价有点承受不住而已。

看着她虚弱的样子,保姆张妈同情地说:

“少奶奶,尽量别逆着少爷的性子,少爷也不算很难接触的……”

从床上爬起来,安离琪拿出一粒药,就那么干咽了下去,呛得她一阵咳嗽,最后泪流满面。

这样挺好的,总算可以有个借口流眼泪了。

“我没有想跟他接触太多,我想他也不想看到我。”

安离琪淡淡的自言自语。

等到妈妈的病好了,她就没必要继续呆在这笼子里了。

“您以后叫我张妈,以后有事可以跟我说,少爷他,一般不常回来住。”

张妈慢慢帮她擦着眼泪叮嘱。

安离琪苍白一笑:

“张妈,谢谢你,我想跟你说件事,单位一共请了三天假,想明天就去上班。”

“什么?”

张妈有些反应不过来,堂堂凌家的少奶奶竟然在新婚第二天就要求上班。

这个情况有点儿严重,她不敢私自做主张:

“少奶奶,我跟少爷请示一下再说啊。”

张妈出去以后,安离琪模模糊糊之间仿佛看到梦里的那个男子:

“琪琪,你等我,有一天我会骑着白马王子回来娶你。”

他是秦浩东,是她从小的邻居,他们从小一起长大,她把自己所有的钱都给了他,让他去创业,自己也是用这个信念苦苦撑着。

没有想到妈妈生病需要钱,她拿不出来,才不得已背着妈妈来找这个父亲。

可没有想到现在会变成这样。

不管怎么样,她的工作不能丢,只有上班的时候,她才有机会变回曾经的自己。

楼下的张妈打电话给凌震宇的时候,也着实让凌震宇皱了皱眉:

“她说上班?”

“嗯,说一共请了三天假,明天就要去。”

凌震宇有些无语,要说他不在意这场婚礼,可没想到那女人更不在意,竟然第二天的时候就要去上班!

真是奇葩得可以。

“让她上!”

凌震宇气得太阳穴直突突,原来老爷子是为了安插一个商业间谍啊,事业心这么重!

这是一场游戏,游戏的规则在于他,让她上班可以,先熟悉一下这女人的游戏套路,那才更好玩。

想起那女人苍白的小脸,他心里又有了一丝爽感,征服的游戏也算是有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