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+ A-

张妈跟安离琪说了可以上班的事,她的小脸才恢复了一点正常的颜色。

坚持上班,虽然钱不多,但这至少代表她没有自暴自弃。

不能因为被放进一个金丝笼里,她就要当米虫,再说了那个男人她想起来连脚趾头都疼,上班也算是逃开他的一个方式。

庆幸的是,那天晚上他离开之后,就再也没回来。

直到第二天下午她从楼梯上走下来,总算舒了口气,看来张妈说的是真的,那家伙真的不常回来。

心里窃喜了一阵子,安离琪蹑手蹑脚地往外走。

小手刚刚接触到玻璃门的把手,就听身后的张妈叫她:

“少奶奶?您要出去啊?”

安离琪深吸气,嘴角扯出一抹安慰的笑,转身跟张妈解释:

“张妈,我去上班啊,晚上十点下班,晚上如果太晚的话,我就在宿舍挤一晚,到时候给你打电话。”

说完她快速转身,一个用力把玻璃门拉开。

可还没有来得及迈出去步子,院子里就有汽车的声音。

安离琪瞪大眼睛看着院子里的黑色越野停住,气场强大的男人从车里潇洒地走出来,仿佛一尊从天而降的神邸。

他,他怎么回来这么及时?!

“我的凌少奶奶,这么欢迎我吗,看来昨晚很满意,是不是迫不及待了?”

“穿成这样,啧啧,又是搞什么制服诱惑吗?每天换着花样来,演技不好但创意加分。”

这家伙的声音跟大提琴一样,字字清晰地刺激着她的耳膜,想忽略都难。

两人就这样在门口僵持着,她不让地方,他就这么盯着她。

张妈赶紧过来圆场:

“少爷,少奶奶说——要去上班。”

“上班?穿成这样?”

凌震宇语气里有些诧异,本来他以为安离琪上班怎么也得是去安氏集团或者自己的公司,没有想到穿得跟个村姑一样,过时又保守……“我有——有工作服,请让一下,不然要迟——迟到了,张妈说你已经答应——答应我上班了。”

安离琪实在懒得跟面前这个男人打交道,不由分说,低头从她身边擦过。

接着一路小跑,冲出了别墅。

平底鞋,圆领T恤,过膝短裙,这俨然一个高中生的打扮。

凌震宇好奇地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身影,眉头又皱了起来。

她没车,为什么不要求送她?

别墅区到路口还有一公里的路,难道这门口有她的情人?

这说明昨晚床上的那抹红色是修补的……

想到这里,脸色突然发暗,凌震宇推门进来。

张妈不明所以,眨眼间少爷的火气怎么就烧起来了,赶紧跟过去:

“少爷,您晚餐……”

“她在哪里上班?”

没等张妈的话说完,凌震宇劈头盖脸问。

“这——不知道,但少奶奶说,晚上十点下班,晚了没车的话,就在宿舍……”

“为了找男人还编出这样的鬼话!”

他腾地从沙发上坐起来,大踏步朝着外面走去。

张妈有些不解,喃喃自语:

“看起来少奶奶不像是挥霍的人,穿得——很朴素啊。”

安离琪一路小跑,幸亏她平时勤快,不然这一公里还真得难住她。

不到十分钟,她就看到路口停着一辆出租车,喘着粗气朝出租车挥挥手:

“出租车!”

她扒开车门的时候,司机有些纳闷:

“从这条路出来的不都是豪车美女吗,怎么有你这么个狼狈的……”

“我这是为了不迟到啊,夜色,师傅,开快点。”

安离琪看看手机上的时间,三点二十。

分钟到地方,20分钟化妆收拾自己,时间足够用。

她没有发现,上车的时候,身后的那条路上冲出来一辆黑色越野:

“凌总,追吗?”

“她?哼哼,不值得,叫威子喝酒!”

凌震宇不屑地从车窗里看着那辆开走的出租车,那女人就是个戏精,爱怎么作怎么作,老爷子给他的人,呵呵了。

安离琪到了夜色又是一路小跑:

“丽姐,你来的真早。”

“红姐,今天真漂亮。”

这是她上班的地方,她在凌州这家有名的夜总会端盘子当服务生。

不错,她没有学历,没有特长,换了十来份工作,相比之下这是薪水最高的地方了,所以她很用心地干活。

虽然这里环境比较复杂,可对于从15岁就到处打工赚钱的她来说,小问题还可以应付。

夜色这种地方要求服务生必须化妆。

安离琪每次都是故意用最淡的那种,睫毛眼线从来都故意贴歪,在众多浓妆艳抹的美女面前,她就像个小虾米,默默地赚最低级的薪水。

童丽看到安离琪又在脸上点了几个小麻子,啧啧摇头:

“你这个丫头到底怎么想的,来咱们这里的都是大老板,谁不希望给人个好印象,你倒好,化妆倒是化了,故意扮丑……”

“是啊,本来清秀的小脸,总是变成王麻子,最好笑的有一次还五官不正,眼睛化得一个大一个小。”

安离琪照着镜子吐了吐舌头,调皮的扮了个鬼脸:

“我啊,就是不想惹麻烦喽。”

来这里上班的在人前光鲜亮丽,其实每个人都有不得已的苦衷,私底下大家关系都还不错。

这也是安离琪喜欢在这里工作的原因之一。

“琪琪,这是三楼301包厢要的,你帮我端进去,我今天闹肚子,拜托,完事儿请你吃烤串!”

托盘被硬塞到安离琪手里,周晓飞捂着肚子朝着厕所跑去。